未分类

麻豆传媒送请帖被试车

“……”罗凝敏。

什么鬼?她当群狼都是瞎的嘛?

“可是,也不应该啊。我看那天的顾青樱身上血迹斑斑,还有狼毛,不像是被群狼眷顾的样子,所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如此。”

“我不知道说的是什么,问的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罗凝敏不再看她,而是将视线落到了桌子的边角上。

“哦,我知道,但没说真话啊。”

“白瑾梨,别问了,我不知道。”

看着罗凝敏那副不敢跟她对视,一直回避问题,企图饶过话题的样子,白瑾梨越发觉得这里面有故事。

大概,这里面的事情对于罗凝敏来说并不友好,因为她除了发现罗凝敏在回避她之外,情绪也瞬间变的低落起来,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厌世。

一个人一旦出现了这样的情绪,那就说明她之前一定是遇到了特别难以接受,无法承重的事情。

罢了,这种时候实在不适合继续去逼问罗凝敏。

“好,我不问具体细节了,能告诉我,是如何受的伤吗?”

“就是因为群狼来袭,我们一直在抵抗群狼,其中有一头狼在我不经意期间上来咬伤了我胳膊,在此之前我一直提着剑在跟那头狼决斗,消耗完了力气。”

青涩妹子清新恬静青色花瓣连衣裙唯美动人写真

“原来如此,那其他两个人呢?”白瑾梨也没计较她语气中的颠三倒四,继续问道。

“其他人怎么受的伤我不太清楚,那会儿我正心意的对付面前的那一头狼。”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凝敏眼底快速闪过了一丝类似于惶恐跟怨恨的情绪。

只不过那情绪消失的很快很快,完只是一瞬间,甚至让白瑾梨有一种她可能是看错了的错觉。

“那顾青樱呢?”

“她怎么样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说道这里的时候,罗凝敏情绪有些激动的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甚至,还因为起来的太着急没有顾忌到右手臂正靠在桌子边缘,以至于起来的那一瞬间正好将受伤的右臂磕在了桌子上。

瞬间,鲜红的血迹再次染红了包扎在她手臂上的东西,她更是痛的低声嘶的抽气一声,脸也瞬间疼的煞白起来。

“好好好,不知道就不知道,咱不提她就是了,激动个什么劲儿?”白瑾梨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不由起身说道。

“我没激动,我……我就是,就是一想到是因为她带队才让我们陷入危险最后受了伤的,我就生气,所以一时间没控制住,对,就是这样。”

罗凝敏快速转动脑子为方才自己的失控找了个合情合理的借口。

“喔,我知道了。”白瑾梨平静的点头,随后朝着她靠近过去。

“白瑾梨,想干嘛?该不会是想趁机报复我吧?”

眼看着白瑾梨靠近了她受伤的手臂,罗凝敏连忙防备的后退一步,同时侧身护着自己受伤的手臂,两只眼睛带着几分紧张的看向她。

“罗凝敏,被害妄想症吧?这里是罗府,觉得我会光明正大的上们罗家来报复吗?难道我就不怕被们罗府瓮中捉鳖,一顿收拾?”白瑾梨翻了个白眼。

“……哦,说的也对。”罗凝敏闻言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即便是想报复,我也得找个借口将骗出去,然后再进行报复不是?那样没人发现,完了我还能跑掉,事后在抵死不认,岂不是完美?”

“白瑾梨!!!”罗凝敏气的又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她发现,白瑾梨总是拥有着几句话便能将她激怒的强大本领。

“我知道我很美,不用喊的这么大声。”

“……”罗凝敏。

靠,没想到白瑾梨竟然还这般自?

“那想对我做什么?”

“不是伤口流血了嘛?我帮看看!放心吧,医学院是我开的,我跟着古太医和其他人学了不少东西,不会害死的。”

说完,白瑾梨便动作轻柔的开始帮她处理胳膊。

“不用,一会儿我喊大夫过来帮我看看就……”

“闭嘴,坐好,别动。”

“哦。”听着白瑾梨语气中的严肃,在看了看她此刻格外认真的样子,罗凝敏十分听话的坐下了。

白瑾梨先是小心翼翼的帮罗凝敏将包裹在胳膊上的东西拆了,然后又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

紧接着,她便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个急救小包来。

那里面有用安尔碘泡成的棉签小球,有用来专门捏取棉签小球的镊子,还有一些简单的消毒布条,外伤药等。

罗凝敏右臂上的伤势看起来有些狰狞,而且没猜错的话,她手臂里的骨头已经也被野狼给咬碎了,若是不及时处理的话,怕是以后手臂会废了的。

白瑾梨一边用镊子夹着沾了安尔碘的小棉球帮她消毒伤口,一边开口问道。

“的手臂很严重,怎么不留在宫里继续医治或者请个太医过来们家里帮看看?这若是耽搁了,手臂以后就用不了了。”

“我知道。”

罗凝敏是第一次看到白瑾梨如此专注认真的样子,一时间竟然觉得她似乎又发现了白瑾梨的另一面。

之前不管是跟白瑾梨说话也罢,打赌也好,还是押宝会,投壶比试,白瑾梨给她的感觉都是那种云淡风轻很肆意的。

也就是此刻,她发现白瑾梨在专注的帮她看治伤口时竟然无比的好看,就好像她眼底有光,身都在发光一样。

“知道还不着急?可是一个习武之人,以后不想碰刀碰剑了?”白瑾梨问她。

“想有什么用?这就是我的命。”罗凝敏突然笑了,笑的比哭还难看。

她也想让自己的手臂能够被看好啊,那样的话她就可以不用当一个废人了。

可是连太医都说了,看不好,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罗凝敏,这么快就对命运妥协了?我记得印象中的明明嚣张放肆,任性狂妄,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如今不过受了伤,就打算放弃治疗了?”

“我没有,只是太医说了,我的手臂有可能以后都恢复不了了。”罗凝敏苦笑。

原来白瑾梨口中的她便是她以前时候的样子吗?

“太医说恢复不了了,就不治了?难道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其他大夫跟神医的存在吗?我真是服了,也太温室里的花朵了吧?”白瑾梨挑眉。

在她看来啊,这罗凝敏就是温室里的花朵,受不了一点儿打击。

之所以能形成她那样的性格,离不开家里人的疏于教导跟溺爱,而且她没有一点儿扛打击的能力。

不过稍微遇到了一点点问题,也不去想着解决问题的方法,也不去挣扎一下,这就选择自生自灭了?

“我……”

“什么?这伤势这么严重也不知道好好休息?若是伤口发热感染了,就完蛋了。”

“说起来也可能是因为常年练武的缘故,身体底子好,免疫力不错,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发热。”

“但这个伤口可得注意些才行。”

白瑾梨说话的同时将自己带来的外伤药帮她倒在了伤口上,随后又拿起消过毒的棉布条开始包扎。

“哦,我知道了,谢谢。”

“口头谢有什么用?一会儿按照行情给我就诊费就行。”

“……”罗凝敏。

“的零食铺子不是很火吗?而且还开了医学院,怎么还如此缺钱?”

“我帮处理了伤口,给我应有的报酬,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与我缺不缺钱有什么关系?”

“那如果受伤的人是沈菀或者赵苒苒,会问她们要钱吗?”罗凝敏反问道。

“当然不会。”白瑾梨想都没想的开口。

“……”罗凝敏瞬间觉得好扎心。

怎么办,突然一瞬间里,她有些羡慕沈菀跟赵苒苒了。

为什么她就没有这样的朋友?

她受伤了之后到现在,她的手帕之友们一个都没有上门来看过她,也不曾慰问一声。

之前丫鬟告诉她有人来看她的时候,她还以为来的人会是李清柔。

结果,并不是。

“罗凝敏,我跟说件事情呗。”

“说,什么事?”

“我若是能找人帮将手臂治好,我说的治好是完完的治好,就是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不耽搁吃饭睡觉练武那种,愿意将狩猎场发生的事情告诉我吗?”

“能治好吗?”

“能。只要想,就可以。”白瑾梨笃定的说着。

“我……我想想吧。”罗凝敏顿时犹豫起来。

她做梦都想着她的手臂能够治好。

但是,治好的前提是必须要告诉白瑾梨狩猎场发生的事情。

前一刻她才刚刚答应了她娘,要将那件事情压在心底谁也不提,现在……

怎么办,她真的觉得很难办。

要不然,等回头问问她娘?

“行,那先好好想想,想通了就来我家找我,若是觉得不用,那也派人来跟我吱一声。”

已经帮罗凝敏处理完右臂的白瑾梨又坐会到了她方才的位置,说完这句话后端起放在桌上的热茶喝了一口,然后起身。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忙,就不打扰了。”

“对了,最后提醒一句,的右臂真想彻底治好的话,尽快过来找我,过了三天后,可就没办法了。”

“罗二小姐,方才的诊金结算一下,我该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