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五级丝瓜视频

男人恼羞,但又没资格指责,他凑到绫清玄身边,忽的低垂眼眸道:“好歹你也是茅家家主,帮我说句话又如何。”

既知她是人的话,鹤云旭便没了之前那般敌意,只希望她现在能帮自己说两句,缓和尴尬。

小姑娘连个眼神都没给他,冷声道:“出去。”

她现在心情不太好,若是惹到她,小心直接把人给灭了。

寒冷的杀意袭来,鹤云旭退后几步。

刚刚那刻,她好像真的对他起了杀心。

这庭院的人貌似都不太欢迎他,鹤云旭只好怏怏离开去了前厅。

“哎呀,贤侄这是跑哪去了,快坐下喝口热茶。”前厅里,茅峰正在招待鹤家,他俨然一副家主做派。

鹤云旭情绪有些低靡,他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分家的下人过来上茶。

“你是鹤云旭?”

旁边传来女子轻灵的嗓音,他侧眸瞧了过去,作揖道:“正是在下,姑娘是?”

那女子自我介绍,“茅家茅倩。”

清纯美女操场运动忽遇大雨仍自在

茅家……

他现在听到茅家的介绍,就有点心慌气短。

男子俊秀,很容让人心生好感,茅倩尚有好意,想要亲近,却见他冷漠疏离,心中难堪。

怎么,因为她只是茅家一个普通的女子,这人就不耐与自己搭话了?

鹤家也不过如此。

“这……茅兄,我们也来了有一会儿,怎不见你家家主啊?”

“听说茅家家主之位被一小姑娘继承了,不知是真是假。”

“这茅家惨遭灭顶之灾,能留下个独苗,已是不幸中的万幸,我看今年的道法大会,不必在茅家举行了,换成我胡家如何?”

今日来客不止有鹤家的人,还有胡家的人,这几家撞在一起,胡家巴不得显摆自己家大业大,能够取代茅家的地位。茅峰虽不是本家的,但也是茅家人,闻言当场面色不悦道;“这道法大会二十年一次,举行地点按照二十年间除妖贡献最多的家族来定,胡兄这意思,是大家少算了你家除

妖的数量?”

茅峰媳妇在一旁翻着白眼,真是说他胖,他还喘上了。

这本家的事他操心个什么。

奈何这种场面,她不好发作,只能瞧向自家女儿。

这一看倒好,自家女儿也是一脸不悦的模样,还没坐一会儿呢,就没个小辈的样子,推椅离座。

她赶紧从侧边追了上去,将茅倩拉在拐角处问道:“倩儿,这胡家和鹤家的公子都在,你怎么不多坐会儿?”

茅倩甩开她的手,双手抱臂道:“胡家那个肥头大耳,长相这般还敢带出来丢人现眼。”

“你要是看长相的话,鹤家公子不是挺俊美的吗。”

提起这人更来气,茅倩道:“他那眼睛往天上看呐,我是高攀不起。”

茅家媳妇赶紧劝说,“你啊,就是急性子,这往后几天,还会有其他道士家族来的,若是能遇上个家族有至宝,人品相天赋不错的,你还这般急,那怎么可行。”

“呵。”茅倩冷笑,“那些道士家族能跟茅家的宝物相比吗?我靠那些男人,不如先把茅家拿回来。”茅峰媳妇扯住她,贼眉鼠眼小声道:“来了这么多人,不正好是你的机会,若是让他们看到你比茅晓绫那死丫头厉害,肯定能让那死丫头让出家主之位给你,你要是在其中

能讨个有话语权的家族喜爱,到时候就都站在你这边了。”

茅倩思虑了下,蹙起眉头,“虽说我不愿承认,但茅晓绫的实力确实比我强,我若是直接对抗,依旧处于下风。”

“傻孩子,咱明的不行,来阴的啊。”

就比如明抢不过茅家家主位置,就暗中让茅家毁于一旦。

再厉害的茅家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没了。

茅倩顿了下,咬唇没说什么。

……

街区热闹,人流不息。

说是商轻游被带出来逛,实则是溪一个人开心的疯狂购物。

商轻游跟在她身边,仿佛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快就将盘缠给花完了。

“公子,这个好吃,你吃这个。”溪咬了口刚买的糕点,眉头一皱,便把剩下的递给了商轻游。

男子拿在手上,略有些懵。

见他半天没动,溪问道:“公子是不是嫌弃我?”

“啊,不是。”

商轻游刚说完,嘴里就被塞入一小块糕点,溪偷笑道:“不用顾忌身子,我会适量给的,有我在呢。”

反正这病也治不好,不如及时行乐。

那糕点微微带着些涩,对于溪来说不好吃,但对商轻游来说,里边夹带着的甜却丝丝入了心口。

路过饰品摊,见女子们流连,商轻游瞧溪还在等新鲜的烤红薯,便挪步了过去。

“公子,可是为自家娘子来买饰品?这些小饰品都是我们老两口亲手打磨的,可受女子喜爱呢。”摊主亲切招呼。

一旁的姑娘们瞧见了他,个个羞涩的掩面偷笑。

商轻游的目光落在那些饰品上,一眼便看中了珊瑚水藻模样的发簪。

不知怎的,他觉得这簪子很适合溪。

摊主瞧见他的目光,介绍,“公子好眼光,这簪子材质和做工都不容易,我们啊,就只做了这一枚,若公子喜欢,一两银子便可。”

一两……

难怪这簪子好看,却没人买走。

这价格确实昂贵了些。

他原先存下的银两不知被谁拿走了,商府也从不给他多余的家用,目前浑身上下,也就半两不到。

略显踌躇,听闻溪在找他,他忙将自己的玉佩摘下给了那摊主。

“老板,这可换?”

摊主被这架势吓到了,这玉佩可不止一两啊,宰这温润公子他们良心不安,摊主便道:“公子你能出多少?”

商轻游将身上的钱财都拿了出来。

摊主道:“这玉佩,公子拿回去吧,就收这么多,来,簪子收好。”

冰凉的簪子放在手心,商轻游立刻珍视的放进袖中,“谢谢老板。”

他回了溪身边,瞧见溪捏着耳朵,还在对着烤红薯哈气,“烫死了烫死了,差点把我给烫秃噜皮,公子等等,我吹凉再给你来口。”男子柔和笑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