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麻豆传媒在哪里可以看

就在江小白看着桌子的时候,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唐导也朝着那杯橙汁看了看。没人发现他的神色冷了一些,似乎带上了不悦。

休息完,轮到江小白拍戏时,她敏感的发现了唐导情绪的变化。

她今天这场戏也是和成一昊合作的,其实只是一场正常的对话而已,就是孤衡元尊想要请洛妇帮他进入万圣门,只是这时候他的身份还没有暴露,所以洛妇在面对他时还是摆着城主架子的。

对话并不难,只是场景上有些豪华,城主府很奢华,而洛妇的装扮则是又换了一身衣服,仍然美艳,而且裙子是黑纱,在她坐下来很豪迈的翘起腿时隐约可见美腿的轮廓,十分诱人。

真正拍的戏并不麻烦,麻烦的是一系列事先准备工作,比如服道化。

成一昊的演技不错,或者说是他确实很适合孤衡元尊这个角色,所以演起来也颇为自然,NG的次数当然有,但在合理范围内,并不多,大多是因为有武打动作时才会多拍几次,像是这种纯对话的戏他往往是很快搞定的。

可是今天就出现意外了。

“停——成一昊,你的眼神和语气不对。”

唐猛皱眉上前,“你在看洛妇城主时候的眼神应该是平静的,不卑不亢的,平等的,或许会因为她诱人的模样而眼中有波动,但这绝对不是动心,所以你眼里的深情凝视是不应该存在的,明白吗?”

在这之前成一昊已经NG一次了,唐猛只是提醒他眼神不对,但没有细讲,可这次他第二次出现了问题,唐猛终于是忍不住了,当众直接说了出来。

“对不起唐导,我会克制的。”

成一昊不好意思的道歉说道,说完还朝江小白看了看,那种眼神几乎是不加掩饰的。

清纯少女自家菜园卖萌如清泉一股美图

唐猛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是工作,不要把私人情绪放在其中,如果你展示不出来我心目中的孤衡,那自己离开,我不会拦你。”

这话真是毫不客气了,直接就有赶人的意思,让周围不少人都听的心惊肉跳。

要知道成一昊可是男主角啊,唐猛竟然连他都赶,这可真是太霸道了!

虽然早知道唐猛对演员和作品要求严,而且也不是没有赶走过不合格的演员,但是主演可是没有赶过的,成一昊可以说是全剧的大男主了,存在感极高,连他都能舍弃,唐导此人还真是有魄力。

唐猛说完话后,还看了一眼江小白,眼中也有着不满。

江小白真是感觉躺着也中枪,她无辜极了,但是却什么也无法解释,只能保持沉默,一副乖乖的样子。

“我明白了,我知道怎么做了。”

成一昊脸色一白,随即就正色起来。

唐猛嗯了一声,让他们暂缓几分钟调适一下情绪,之后就继续开始了。

而这次表演时成一昊的表演就很正常了,眼中再也没有其它的情绪,完完全全只是孤衡元尊应该有的样子,而不再掺杂别的私人感情。

这下唐猛的脸色算是好看了一点。

等到今天的戏份结束时,唐猛当着江小白的面给成一昊说:“我希望今天的情况以后不会再出现了,在我的剧组里只要专注和敬业,如果做不到那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办。”

成一昊忙表示自己吸取了教训,今后肯定会专注工作,不会再让私人情况影响自己的工作状态了。

唐猛点点头,然后看向江小白,“你跟我来一下。”

江小白忙朝他走过去。

走到了没什么人的地方,唐猛这才停下来,转身看向江小白,“你在和成一昊谈恋爱?”

“没有。”江小白摇头,“我和他什么都没有,我才来剧组,以前也没有跟他打过交道。”

“我问他,他也是这么说的。”唐猛说道。

江小白不禁疑惑。

今天才出了这事,唐猛什么时候私下找成一昊谈心了?

今天他们并没有独处过啊。

“他这几天的变化我有发现,昨天时已经询问过他了,他也说你们没有谈恋爱,但我却看出他应该是对你有那方面意思的。”唐猛面无表情,“你在剧组里待的时间不长,只有几天,我希望你的心思也能放在工作上,你说呢?”

“我明白,我会的。”江小白表态。

“嗯,我有观察到你的情绪没有变化,这个很不错,保持下去。”

唐猛说完就摆摆手,示意江小白可以离开了。

江小白在回去的路上,玲珑有询问她和唐猛的聊天内容。

“没什么,只是问一问我和成一昊的情况,我解释过了。”江小白说。

“这样啊……成一昊表现的是挺明显的,看来他真的很喜欢你啊,那小白你呢,对他什么感觉?”玲珑好奇的问。

江小白摇头,“只是寻常关系,没有什么感觉。”

“我倒觉得如果他能坚持下去,那你可以考虑一下他哎,我有发现齐月妍有跟他献殷勤,但他都不理的,还有今天你看高翰问他要果汁他都不给,这说明你对他来说才是特别的那个。”

玲珑道:“不过现在不行,一定要多加观察,男人一开始的殷勤都是装出来的,只有时间才是考验他们用心的唯一方式。”

齐月妍是片中的女二号,她饰演的角色名叫缈音,是孤衡在门派里的后辈,一直倾慕于他,在他杀回门派报仇时也起了重要的助益。

她似乎对成一昊有点什么,不过她表现的方式比较隐晦,不留意看都注意不到那种,远不如成一昊对江小白那样明目张胆。

“我的事不用担心了,工作重要。”江小白笑着道。

回到酒店,江小白就接到了董冉的电话,而她问的也同样是成一昊的事。

江小白叹了口气,“冉姐,你应该是知道我的,我对这方面没有什么想法,工作要紧,但是别人的想法我控制不住,成一昊今天这样也让我很为难。”

“我明白了,既然这样那就冷着他吧,你的戏份不多,拍完后就跟他没有瓜葛了,别的不用理会,好好拍你自己的戏就好。”董冉安慰。

“好。”

偷香